华鹤炎

眼粉谦吹,谢绝探讨。专注跑题二十年,我O故我在。

【雪橙】云与月八千里①


吴雪峰火急火燎地从衣柜扯了件卡其色外套,对着穿衣镜朝身上一比,心里叹了口气。回手扔在床上,另一手攥着牙刷呼噜呼噜刷得飞快,跟着偷偷摸摸却迅捷地掀起个窗帘角,瞟了一眼楼下那顶毛茸茸的烟灰色帽子。

……还长了俩耳朵。

烟灰,白,烟灰,白,烟灰,白。吴雪峰又匆匆扫了几遍衣柜,摘出件灰黑色套头衫,咬牙抄起已穿过一天的短风衣扔在靠背上就冲进了盥洗室。两分钟乒呤哐啷鸡飞狗跳,又旋风似地冲了出来。

把套头衫往头上套的时候,吴雪峰突然意识到:确切来说,他今年、这个冬天,刚好,差不多二十七岁半。

……差那么十几天。他知道穿衣镜里的那个人腰上没什么赘肉,虽说也找不着那帮小年轻一样的马甲线;脸不能说像周泽楷那么帅得裂石穿云,起码也不至于跟王杰希似的令老冯退避三舍。至于收入问题……吴雪峰甩甩头,企图轰走脑海里关于自己跟苏沐橙收入的横向比较。

然而把围巾往脖子上缠的时候却忍不住仍有些悲凉。吴雪峰在心里叹了口气,拎起包团团转了两圈,接了半杯热水喝掉,转身出门。再怎么说,米贵如金的H市他还有套房子呢。

电梯数字一层一层地跳。吴雪峰对着镜子一样的电梯门笑了笑,突然觉得这张脸长得还不算很对不起人,顿时心情又松快不少。

明知道四下无人,吴雪峰仍不免矫情了一把,意思意思略有心虚地瞟了两眼摄像头,而后对着面前两块拉丝钢板左右端详,抬手整了整领子。

保个底,决不能算是寒碜——再怎么说也是信了张佳乐的邪、按网上的教程配过色的对不对。吴雪峰暗自盘算。哪怕、就是站在苏沐橙身边吧……

他一边胡思乱想,目光四处逡巡,在自己手腕上盘桓须臾,回过神时却突然愣了一下。

他手上,有一串已经被磨蚀出紫黑色油光的小叶紫檀。据很早以前据嗜好没事儿打肿脸充胖子过一把鉴宝干瘾的京城神棍郭明宇说,色泽上好,内敛温润——沉甸甸地在他手腕上缠了三圈,八年。

“真货,百分之三百的真。这东西戴上十年,你拿出去,过不了五位数我直播求婚韩文清。”神棍信誓旦旦地盯着他的手腕,两眼放光。“不是——这东西,老吴你——谁送的?”

吴雪峰一个推云掌把郭明宇拍到一边,自己却也不是很确定:“生日的时候。叶……叶秋吧?”

“不能吧?!”神棍一脸的活久见。“那穷鬼?!叶秋?!不是,哪个叶秋?咱们俩说的是不是一个叶秋?特别无耻特别没下限那个叶秋?”反复确认了半天,末了又诚恳地补上一刀:“不是我离间你们嘉世啊。这么说吧:联盟里要说口袋比脸干净,我郭某基本没服过谁,但叶秋就是响当当的一号例外。再次呢,此人乃荣耀门下头一号走狗,你说他能倒背荣耀大区开服表我信;指望他记得你生日……”郭明宇顿了顿,而后高深莫测地一笑:“别挣扎了吧。”

吴雪峰噎了一下,但就这么认怂给郭明宇、一点场子都捞不回来,好像也不太合适。“这么多年队友了,以前没在联盟时……”

对此郭明宇回应:“呵。”

吴雪峰看着他,心中万马奔腾。

时间推回郭明宇以上发言半年以前。时值第三赛季末,却邪携怒龙之势吞吐云气,偶于雷霆间神隐恢弘的一鳞半爪,狂掠创世两冠,并向着第三冠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猛进。此前吴雪峰便向众人委婉透露过打完第三赛季便功成身退的意思,故此他第三赛季这个生日过得便含蓄了许多,颇有些十里长亭接短亭的意思。

……只是他实在没想到叶修能跟他一样含蓄罢了。明显睡意朦胧、头发都支棱着的叶修一只手扶在队员休息室门框上,耷拉着眼睛跟桌上的蛋糕大眼瞪小眼足有半分钟,眼神陡然回光返照般清醒过来。他身后是队里的牧师,手上搭着叶修的队服外套,顾左右而一脸尴尬;屋里则以陶轩为首,整个俱乐部从主力选手到工会负责人、连带着与嘉世私交不错又口风极严的一家H市本地电竞小刊记者悉数到场,黑压压站了一地的人。

就连苏沐橙也来了。吴雪峰还记得那天小姑娘冲进大门时似乎擦着撒金粉的亮晶晶的唇膏,枫红的小裙子在深秋里亮得像团寂静的火,倏地一闪就消失在休息室门后。

他站在走廊里愣了一下。苏沐橙忽然又扒着休息室门框伸出脑袋来,手里握着只盒子,两只眼睛都乌亮乌亮的:“雪峰哥生日快乐!要不要猜一下我准备的什么?给三次机会。”

“……”明摆着猜不着,吴雪峰无奈之下还是努力端详了那只看上去十分古朴大气的盒子半天:“……磁石护腕?”

苏沐橙眼睛眨了眨,继续盯着他。

吴雪峰心下叹了口气。事实上,苏沐橙这种叫人无法招架的清奇脑洞嘉世全队上下都不陌生。作为实际意义上嘉世训练营的第一位成员,她在战队的时间几乎与嘉世的历史一样久。在有些资历的队员来说,苏沐橙与嘉世的渊源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撇开众人心照不宣回避的那件事不谈,联盟皆知创世时期为嘉世立下汗马功劳的账号卡气冲云水,却很少有人知道,与一叶之秋并存为嘉世元老账号的其实是另一张卡,枪炮师沐雨橙风——正晃晃悠悠地挂在苏沐橙胸前。现而今,它的主人也即将手持账号卡为嘉世征战了。

“那,”吴雪峰抓抓脑袋,只得又笑了笑,“我再想想吧。”

吴雪峰当然没猜出苏沐橙的礼物是什么。仅仅半小时后,他就站在整个屋子正中央,右手边礼物盒子在蛋糕后堆起了一座小山。左右是自己最后一个赛季,老东家这个面子不能不给,这个生日可并不全是为自己过的。当下吴雪峰与叶修隔着不过四五米的距离,相顾无言,脑海里竟莫名浮起一天前陶轩单独跟他讲话的场景来。

“人们讲功成身退,说的其实就是有始有终。这个赛季的冠军,咱们是必然要拿下来给你饯行的。不说别的,两年来你为队里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也都想正式专给你庆祝一次。”陶轩就坐在他对面,却不看他,而是从巨大的落地窗望了出去,手里心不在焉地转着支印着嘉世队徽的合金书签。“再者说,一直以来叶秋他……不愿见媒体,大家都是知道的。这次……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说到底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吴雪峰点点头道:“这个老板不用担心,我有数的。”

陶轩闻言转头对他笑了笑,眼里一钩新月似的亮色说不清是万家灯火还是书签上暗沉的金属光泽。“何况,沐橙下赛季就要出道……是好事。也差不多是时候露露脸,走个过场了。”

“……哎。”叶修搔了搔头,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无其事地走进屋子,拍拍吴雪峰的肩,一脸坦荡:“早啊老吴,过着生日呢?”

整个休息室鸦雀无声。吴雪峰简直能看见陶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登时直觉有点不妙。苏沐橙就站在吴雪峰身后,似乎不安地动了动——吴雪峰心里叹了口气。见众人明显都不愿当这个出头鸟,一咬牙,只得硬着头皮严肃道:“两袖清风,罪加一等。麻匪巡山,缴大洋的不杀了啊。”

他心里清楚,陶轩既然想借他这个生日做文章,准备肯定是不差的。吴雪峰不知道陶轩和叶修之间的交接出了什么问题,但眼见叶修一副恍然大悟却岿然不动的神情,不由得也有点毛了。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叶修伸手从衣袋里掏出张账号卡放在吴雪峰手里,严肃道:“拿好。昨晚跟老韩怼了一个通宵的成果,可都在你手上了。老吴,大家都是成年人,咱们用boss说话。”

“……”吴雪峰偷空看了眼陶轩,后者脸上简直黑气弥漫,每一根汗毛都咆哮着生无可恋。吴雪峰一瞬间对陶轩心悦诚服:要不怎么是老板呢。搁自己,管他休息室人多口杂济济一堂,八成已经哭出来了。

突然吴雪峰感到身后一松,似乎已经有人抽身离开。罢罢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吴雪峰心一横,大马金刀地把卡往桌子上一拍:“礼单呢?报上来。”

一屋子人的目瞪口呆里,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出根烟夹在手里,正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四处摸索打火机:“蓝晶骑士满贯,只蓝白晶就爆了两块。”

“两块?!”四周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吴雪峰瞬间就把陶轩忘到脑后去了,啧啧称奇:“也是从霸图手下抢boss不容易,精诚所至,精诚所至。光辉晶钢也出了?”

“出了。”叶修剪短地说,在一片惊叹声中补充道:“稍后又刷了落日猎人。被老韩拖了不少时间,到场皇风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就给郭明宇打了个工,爆掉方士谦换了个材料。”

吴雪峰已经要跳起来了。“落……落日猎人……”

“余晖腰带。”叶修终于摸出了打火机,心满意足地点了根烟,长长出了口气。“你的天海长明能做属性了。”

吴雪峰觉得,那一刻叶修头顶是有圣光的。他分明看见荣耀女神正透过叶修因熬夜而略显虚浮的脸向自己微笑。

众人注意力也纷纷被吸引过去,几名训练营新人甚至已经开始小声讨论50级野图boss材料的爆率问题,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瞬间升温,现场一片欢腾。吴雪峰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努力克制住立刻冲出去把卡交给技术部的冲动,不期余光一扫,整个人顿时冷静了下来。

陶轩脸色铁青,独自站在人群之外,整个人宛如一头盛怒之下、随时会从鼻子里喷出滚滚浓烟的阿斯卡巨龙。

吴雪峰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仿佛不经意侧身挡住陶轩的目光,急忙贴近叶修耳朵小声问:“怎么回事?!”

“我的错。”叶修说。

“谁问你谁的错了?!”吴雪峰恨不得一拳砸在叶修平静的脸上。皇帝不急太监急,合着说好的革命友谊就他自己热脸贴个冷臀部?

“沐橙呢?”叶修不答,却向他身后四处张望。

吴雪峰气得七窍生烟。

“刚才还在这儿……出去了?”叶修还在自言自语。“老吴你手机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

“打你个头!”吴雪峰恶狠狠道:“我知道你不用微博,告诉你前两天季冷生日,人老板一声没吭,可是韩文清亲自组织的聚会!微博转疯了,连电竞周刊都点名称赞霸图张弛有度。陶轩十有八九是看霸图眼红,你本来就不透露个人信息,再不注意……”

话没说完,吴雪峰自己突然愣住了。再不注意……再不注意什么呢?绝不透露任何个人信息,这是嘉世众所周知的、叶修唯一的底线。陶轩的野心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陶轩计划受挫还能控制得住怒气,明天呢?后天呢?一味退让,能替嘉世换来长久的和平吗?

“……”吴雪峰终于还是沉重地叹了口气。他瞥了陶轩一眼,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苏沐橙的号码:“反正我打完这个赛季也就退役了,你们俩的恩怨,你自己看着办吧。沐橙……我打个电话看看。”

“咦,雪峰哥你们找我啊?”苏沐橙的声音突然从旁边插进来。吴雪峰和叶修猝不及防,双双吓了一跳。

“怎么越来越神出鬼没了。”叶修掐掉烟,回头无奈地看着不知道从哪儿钻过来的苏沐橙。

“你们聊得认真嘛。”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凑过来看吴雪峰的手机屏幕。

吴雪峰突然感觉苏沐橙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扯了扯他的袖子。他诧异地低头,看见苏沐橙悄无声息地将方才给他看过的那只盒子塞进了叶修的卫衣口袋里,又扯了扯叶修,而后向陶轩的方向眨了眨眼。

吴雪峰讶然。他抬起头,看见了叶修眼里跟自己一模一样、始料未及的错愕神色。

郭明宇啧的一声。“那这必须不能算是叶秋送的——我就说,他哪能那么有心。”

“……不能这么说。”吴雪峰想了想,觉得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替叶修辩护一下。“叶秋也是圈里排得上的仗义,心不在这上而已。他八成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

“噢。”郭明宇似乎很了然地叹了口气。“那你觉得苏妹子怎么样?”

“……卧槽??!”

郭明宇用一种洞穿世事勘破红尘的深沉眼光看着他:“别告诉我你们整个嘉世都没发现你们队里恰好有个遍观联盟颜值最高的妹子。方世镜会哭的。”

吴雪峰本能地想反唇相讥,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郭明宇低头叹了口气,凑过来拍拍吴雪峰肩膀。“了然,了然。老吴啊你也别泄气,虽说僧多粥少,不还近水楼台嘛。”

“你行了你。”吴雪峰终于能找到自己的声音,抬手拍开郭明宇的爪子。“你是不是禽兽。沐橙才多点大?”

“得了吧。”郭明宇嗤之以鼻。“你才比苏妹子大多少。也就是电竞职业圈太苛刻年龄而已——十年之后,你再说这个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叮——”

吴雪峰放下风衣袖子遮住手串,又调整了一遍其实已经十分工整的衣领,跨出电梯。

干。神棍是对的。

尚且不足十年。

评论(5)

热度(22)

  1. 华昭华鹤炎 转载了此文字
    冷cp自救小队 说实在话 就我看来 吴雪峰和苏沐橙 才是最有可能在一起的 嘻嘻嘻坐等下文3 (无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