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鹤炎

眼粉谦吹,谢绝探讨。专注跑题二十年,我O故我在。

星辰之路

王杰希推开门的时候看了一眼腕表。这个时间,训练室理应空无一人。

于是敲击键盘声与各种技能声效在有点儿空旷的室内就显得格外清晰。

王杰希关上门,循着声源走过去,就看见方士谦独自坐在一台电脑前,扣着耳机,手上操作不停,眼睛在显示屏忽明忽暗下闪闪发亮。

而技能声效则是从室内音响里传出来的。训练室用于战术分析的投影屏上,正播放着昨天团队赛的回放。

王杰希在方士谦身后停了下来,目光停在他的显示屏上,并没有出声。

电竞职业选手大多有双漂亮的手。方士谦也不例外,左手键盘右手鼠标,骨节平整,双手移动轨迹在高速操作下流云般一气呵成,云卷云舒。

王杰希注视着已然全心沉浸在屏幕里的方士谦,默不作声。

这种操作对方士谦来说的确过于强人所难。王杰希想,事实上,恐怕这对联盟除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一道从意识就开始分歧的鸿沟。

屏幕中,方士谦正操纵着角色高速飞行。地图是一幅河谷浅滩,正前方一道孤峰拔地而起,半山环云,水流就在峰脚一刀两断。而此刻,王不留行的视野已经被山峰填满了。

二百个身位格。方士谦瞬间就在心里做出了判断,而这个距离还在飞速缩小。

五、四、三、二——

视角猛地向上一拉,王不留行陡然抬升,飞行轨迹与地面几乎成直角,斗篷贴着木石嶙峋的山壁表面呼啸而上。

方士谦死死地盯着屏幕。不到十秒钟,他的视野已被云气蒸腾得一片模糊,能见度不到四个身位,轨迹上的障碍已经全凭直觉和强横的操作闪避:键盘上的左手已经在爆发的手速下带起一片残影;而握鼠标的右手神经质一般微微颤动——正是完全由右手控制移动轨迹的、消耗极大而极其精准的微操。

冲破云层!

王不留行如同一只铁青色的巨鸟乍然跃出云海,一瞬间整个视野霞光万丈,溢彩鎏金——

方士谦一瞬间竟然愣了神。双手似乎突然空荡荡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脱节。

王不留行伶仃地漂浮在偌大云海上。那一瞬间,方士谦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问了自己一个十分荒谬的问题。

我是谁?

——爱谁谁,反正跟王杰希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心里竟然有个地方立刻回复了自己。

……

这还打个屁。

方士谦暂停了训练程序,一把扯掉耳机,这才感觉耳廓被压得生疼,手上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如果是我的话,不会绕这个路。”

方士谦被斜刺里陡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双手透支操作后的轻微痉挛还在,耳机几乎脱手。

“我……”方士谦条件反射一句国骂已经出口,扭头瞥见头顶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后半句又生生咽了回去。

“我跟不上你的思路。我跟不上,队里就更没人跟得上。”方士谦深呼吸两次,抽出账号卡扔回给王杰希,向后重重一靠,无比烦躁。

“这没办法打。这怎么打。”他脱力似的仰起头,两手盖在脸上,半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借王不留行就是为了‘试试手感’?”王杰希却没有动,脸上竟然带着点平日绝不会有的咄咄逼人的神色。“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相信这种事儿了?”

“我就是试试能不能摸出来点儿你是怎么想的,没别的意思。”方士谦是个大爷脾气,这句话一入耳邪火腾地就往头上冲,但碍于王杰希的队长身份,自己还是个前辈,只好强忍着怒气,起身想把王杰希推开。

没想王杰希竟仍然丝毫不动。“我觉得这个问题说清楚比较好。”

“你中邪了吧你?!”方士谦耐性已经差不多见了底,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再说一遍,让开。”

“你要是不安心,现在我陪你打一场。”王杰希看上去冷静得让方士谦恨不得掐死他。“全改过来还要段时间,但目前应该足够让你相信我。”

“打什么打?”方士谦已经气得发昏,觉得自己手都在抖。“你行你上,团队赛你要一个人能打那边六个我方士谦二话没有你他妈就是指着天雷地火我都敢往里跳!”

“团队为重。”王杰希却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怒火,陈述依旧一针见血。“按照我们上赛季末制定的策略,我来调整。我正在调整。你也不是没见过调整的进步。”

“调整?”方士谦气得简直要笑出来。“直觉——你告诉我怎么调整?这能说改就改?你消遣老子玩?靠你那抽风似的时灵时不灵的‘调整’,你倒跟我说,不灵了怎么办?七月打皇风那一把,昨天!打蓝雨,是谁突然跳出去背袭术士,3%的残血……”

方士谦突然住了嘴。血轰轰地往头顶冲,他终于低下了头,有点颓丧地坐下来,靠在扶手上发狠似的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再理会站在面前的王杰希。

……方士谦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概没有人比自己心里更清楚,昨天主场对战蓝雨,微草是怎么输的。问题根本不在王杰希。

但不在王杰希,就只能在微草。

方士谦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

“对不住。”他最后说。“昨儿没睡好,昏头了。”

方士谦仍低着头。他听不见头顶有任何动静。

训练室里很安静。

投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播放到了尽头。方士谦有点机械地半抬起头看了一眼,刚好是他自己的视角,黑白两色的屏幕中央一个挺大的三角播放符。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里发空。

王杰希仍没有说话。于是他站起来绕开了王杰希。这次王杰希没有拦他。

方士谦说:“别往心里去。”

“我有把握。”王杰希突然开口。

方士谦拉门的动作一滞。

“战队的战术体系是成型的,唯一的问题在我脱节。只要我磨掉打法融入体系,就能解决。是我打出来的,我就改得掉。”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按我的算法,我改完之后,我们就有冠军的实力,目前没有脱离我预计的情况。战队要赢,不远。”

方士谦愣住了。他听见王杰希继续说:“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事确保你安心,可以随时叫我。稳定你的情绪,对战队很重要。”

王杰希又等了一会儿,没听见方士谦说什么话。于是他转身也朝门口走,发现方士谦仍在门前站着没动。王杰希越过方士谦拉开了门。

“我……”方士谦突然说。

王杰希回头看着他。

方士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接什么。在王杰希的注视下,不自在的感觉陡然暴涨。方士谦突然有冲动夺门而出。他动了动脚,想绕开王杰希,后者却忽地伸手拦住了他。

“你开的投影,记得关掉。”王杰希冷冷地说。

方士谦愣住了,看着王杰希头也不回地离开训练室、沿着走廊走向另一头的宿舍,突然意识到,王杰希也是一个人。

有情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跟自己一样的人。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