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鹤炎

眼粉谦吹,谢绝探讨。专注跑题二十年,我O故我在。

星辰之路

王杰希推开门的时候看了一眼腕表。这个时间,训练室理应空无一人。

于是敲击键盘声与各种技能声效在有点儿空旷的室内就显得格外清晰。

王杰希关上门,循着声源走过去,就看见方士谦独自坐在一台电脑前,扣着耳机,手上操作不停,眼睛在显示屏忽明忽暗下闪闪发亮。

而技能声效则是从室内音响里传出来的。训练室用于战术分析的投影屏上,正播放着昨天团队赛的回放。

王杰希在方士谦身后停了下来,目光停在他的显示屏上,并没有出声。

电竞职业选手大多有双漂亮的手。方士谦也不例外,左手键盘右手鼠标,骨节平整,双手移动轨迹在高速操作下流云般一气呵成,云卷云舒。

王杰希注视着已然全心沉浸在屏幕里的方士谦,默不作声。

这种操作对方士谦来说的确过于强人所难。王杰希想,事实上,恐怕这对联盟除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一道从意识就开始分歧的鸿沟。

屏幕中,方士谦正操纵着角色高速飞行。地图是一幅河谷浅滩,正前方一道孤峰拔地而起,半山环云,水流就在峰脚一刀两断。而此刻,王不留行的视野已经被山峰填满了。

二百个身位格。方士谦瞬间就在心里做出了判断,而这个距离还在飞速缩小。

五、四、三、二——

视角猛地向上一拉,王不留行陡然抬升,飞行轨迹与地面几乎成直角,斗篷贴着木石嶙峋的山壁表面呼啸而上。

方士谦死死地盯着屏幕。不到十秒钟,他的视野已被云气蒸腾得一片模糊,能见度不到四个身位,轨迹上的障碍已经全凭直觉和强横的操作闪避:键盘上的左手已经在爆发的手速下带起一片残影;而握鼠标的右手神经质一般微微颤动——正是完全由右手控制移动轨迹的、消耗极大而极其精准的微操。

冲破云层!

王不留行如同一只铁青色的巨鸟乍然跃出云海,一瞬间整个视野霞光万丈,溢彩鎏金——

方士谦一瞬间竟然愣了神。双手似乎突然空荡荡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脱节。

王不留行伶仃地漂浮在偌大云海上。那一瞬间,方士谦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问了自己一个十分荒谬的问题。

我是谁?

——爱谁谁,反正跟王杰希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心里竟然有个地方立刻回复了自己。

……

这还打个屁。

方士谦暂停了训练程序,一把扯掉耳机,这才感觉耳廓被压得生疼,手上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如果是我的话,不会绕这个路。”

方士谦被斜刺里陡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双手透支操作后的轻微痉挛还在,耳机几乎脱手。

“我……”方士谦条件反射一句国骂已经出口,扭头瞥见头顶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后半句又生生咽了回去。

“我跟不上你的思路。我跟不上,队里就更没人跟得上。”方士谦深呼吸两次,抽出账号卡扔回给王杰希,向后重重一靠,无比烦躁。

“这没办法打。这怎么打。”他脱力似的仰起头,两手盖在脸上,半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借王不留行就是为了‘试试手感’?”王杰希却没有动,脸上竟然带着点平日绝不会有的咄咄逼人的神色。“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相信这种事儿了?”

“我就是试试能不能摸出来点儿你是怎么想的,没别的意思。”方士谦是个大爷脾气,这句话一入耳邪火腾地就往头上冲,但碍于王杰希的队长身份,自己还是个前辈,只好强忍着怒气,起身想把王杰希推开。

没想王杰希竟仍然丝毫不动。“我觉得这个问题说清楚比较好。”

“你中邪了吧你?!”方士谦耐性已经差不多见了底,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再说一遍,让开。”

“你要是不安心,现在我陪你打一场。”王杰希看上去冷静得让方士谦恨不得掐死他。“全改过来还要段时间,但目前应该足够让你相信我。”

“打什么打?”方士谦已经气得发昏,觉得自己手都在抖。“你行你上,团队赛你要一个人能打那边六个我方士谦二话没有你他妈就是指着天雷地火我都敢往里跳!”

“团队为重。”王杰希却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怒火,陈述依旧一针见血。“按照我们上赛季末制定的策略,我来调整。我正在调整。你也不是没见过调整的进步。”

“调整?”方士谦气得简直要笑出来。“直觉——你告诉我怎么调整?这能说改就改?你消遣老子玩?靠你那抽风似的时灵时不灵的‘调整’,你倒跟我说,不灵了怎么办?七月打皇风那一把,昨天!打蓝雨,是谁突然跳出去背袭术士,3%的残血……”

方士谦突然住了嘴。血轰轰地往头顶冲,他终于低下了头,有点颓丧地坐下来,靠在扶手上发狠似的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再理会站在面前的王杰希。

……方士谦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概没有人比自己心里更清楚,昨天主场对战蓝雨,微草是怎么输的。问题根本不在王杰希。

但不在王杰希,就只能在微草。

方士谦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

“对不住。”他最后说。“昨儿没睡好,昏头了。”

方士谦仍低着头。他听不见头顶有任何动静。

训练室里很安静。

投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播放到了尽头。方士谦有点机械地半抬起头看了一眼,刚好是他自己的视角,黑白两色的屏幕中央一个挺大的三角播放符。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里发空。

王杰希仍没有说话。于是他站起来绕开了王杰希。这次王杰希没有拦他。

方士谦说:“别往心里去。”

“我有把握。”王杰希突然开口。

方士谦拉门的动作一滞。

“战队的战术体系是成型的,唯一的问题在我脱节。只要我磨掉打法融入体系,就能解决。是我打出来的,我就改得掉。”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按我的算法,我改完之后,我们就有冠军的实力,目前没有脱离我预计的情况。战队要赢,不远。”

方士谦愣住了。他听见王杰希继续说:“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事确保你安心,可以随时叫我。稳定你的情绪,对战队很重要。”

王杰希又等了一会儿,没听见方士谦说什么话。于是他转身也朝门口走,发现方士谦仍在门前站着没动。王杰希越过方士谦拉开了门。

“我……”方士谦突然说。

王杰希回头看着他。

方士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接什么。在王杰希的注视下,不自在的感觉陡然暴涨。方士谦突然有冲动夺门而出。他动了动脚,想绕开王杰希,后者却忽地伸手拦住了他。

“你开的投影,记得关掉。”王杰希冷冷地说。

方士谦愣住了,看着王杰希头也不回地离开训练室、沿着走廊走向另一头的宿舍,突然意识到,王杰希也是一个人。

有情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跟自己一样的人。

【雪橙】云与月八千里①


吴雪峰火急火燎地从衣柜扯了件卡其色外套,对着穿衣镜朝身上一比,心里叹了口气。回手扔在床上,另一手攥着牙刷呼噜呼噜刷得飞快,跟着偷偷摸摸却迅捷地掀起个窗帘角,瞟了一眼楼下那顶毛茸茸的烟灰色帽子。

……还长了俩耳朵。

烟灰,白,烟灰,白,烟灰,白。吴雪峰又匆匆扫了几遍衣柜,摘出件灰黑色套头衫,咬牙抄起已穿过一天的短风衣扔在靠背上就冲进了盥洗室。两分钟乒呤哐啷鸡飞狗跳,又旋风似地冲了出来。

把套头衫往头上套的时候,吴雪峰突然意识到:确切来说,他今年、这个冬天,刚好,差不多二十七岁半。

……差那么十几天。他知道穿衣镜里的那个人腰上没什么赘肉,虽说也找不着那帮小年轻一样的马甲线;脸不能说像周泽楷那么帅得裂石穿云,起码也不至于跟王杰希似的令老冯退避三舍。至于收入问题……吴雪峰甩甩头,企图轰走脑海里关于自己跟苏沐橙收入的横向比较。

然而把围巾往脖子上缠的时候却忍不住仍有些悲凉。吴雪峰在心里叹了口气,拎起包团团转了两圈,接了半杯热水喝掉,转身出门。再怎么说,米贵如金的H市他还有套房子呢。

电梯数字一层一层地跳。吴雪峰对着镜子一样的电梯门笑了笑,突然觉得这张脸长得还不算很对不起人,顿时心情又松快不少。

明知道四下无人,吴雪峰仍不免矫情了一把,意思意思略有心虚地瞟了两眼摄像头,而后对着面前两块拉丝钢板左右端详,抬手整了整领子。

保个底,决不能算是寒碜——再怎么说也是信了张佳乐的邪、按网上的教程配过色的对不对。吴雪峰暗自盘算。哪怕、就是站在苏沐橙身边吧……

他一边胡思乱想,目光四处逡巡,在自己手腕上盘桓须臾,回过神时却突然愣了一下。

他手上,有一串已经被磨蚀出紫黑色油光的小叶紫檀。据很早以前据嗜好没事儿打肿脸充胖子过一把鉴宝干瘾的京城神棍郭明宇说,色泽上好,内敛温润——沉甸甸地在他手腕上缠了三圈,八年。

“真货,百分之三百的真。这东西戴上十年,你拿出去,过不了五位数我直播求婚韩文清。”神棍信誓旦旦地盯着他的手腕,两眼放光。“不是——这东西,老吴你——谁送的?”

吴雪峰一个推云掌把郭明宇拍到一边,自己却也不是很确定:“生日的时候。叶……叶秋吧?”

“不能吧?!”神棍一脸的活久见。“那穷鬼?!叶秋?!不是,哪个叶秋?咱们俩说的是不是一个叶秋?特别无耻特别没下限那个叶秋?”反复确认了半天,末了又诚恳地补上一刀:“不是我离间你们嘉世啊。这么说吧:联盟里要说口袋比脸干净,我郭某基本没服过谁,但叶秋就是响当当的一号例外。再次呢,此人乃荣耀门下头一号走狗,你说他能倒背荣耀大区开服表我信;指望他记得你生日……”郭明宇顿了顿,而后高深莫测地一笑:“别挣扎了吧。”

吴雪峰噎了一下,但就这么认怂给郭明宇、一点场子都捞不回来,好像也不太合适。“这么多年队友了,以前没在联盟时……”

对此郭明宇回应:“呵。”

吴雪峰看着他,心中万马奔腾。

时间推回郭明宇以上发言半年以前。时值第三赛季末,却邪携怒龙之势吞吐云气,偶于雷霆间神隐恢弘的一鳞半爪,狂掠创世两冠,并向着第三冠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猛进。此前吴雪峰便向众人委婉透露过打完第三赛季便功成身退的意思,故此他第三赛季这个生日过得便含蓄了许多,颇有些十里长亭接短亭的意思。

……只是他实在没想到叶修能跟他一样含蓄罢了。明显睡意朦胧、头发都支棱着的叶修一只手扶在队员休息室门框上,耷拉着眼睛跟桌上的蛋糕大眼瞪小眼足有半分钟,眼神陡然回光返照般清醒过来。他身后是队里的牧师,手上搭着叶修的队服外套,顾左右而一脸尴尬;屋里则以陶轩为首,整个俱乐部从主力选手到工会负责人、连带着与嘉世私交不错又口风极严的一家H市本地电竞小刊记者悉数到场,黑压压站了一地的人。

就连苏沐橙也来了。吴雪峰还记得那天小姑娘冲进大门时似乎擦着撒金粉的亮晶晶的唇膏,枫红的小裙子在深秋里亮得像团寂静的火,倏地一闪就消失在休息室门后。

他站在走廊里愣了一下。苏沐橙忽然又扒着休息室门框伸出脑袋来,手里握着只盒子,两只眼睛都乌亮乌亮的:“雪峰哥生日快乐!要不要猜一下我准备的什么?给三次机会。”

“……”明摆着猜不着,吴雪峰无奈之下还是努力端详了那只看上去十分古朴大气的盒子半天:“……磁石护腕?”

苏沐橙眼睛眨了眨,继续盯着他。

吴雪峰心下叹了口气。事实上,苏沐橙这种叫人无法招架的清奇脑洞嘉世全队上下都不陌生。作为实际意义上嘉世训练营的第一位成员,她在战队的时间几乎与嘉世的历史一样久。在有些资历的队员来说,苏沐橙与嘉世的渊源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撇开众人心照不宣回避的那件事不谈,联盟皆知创世时期为嘉世立下汗马功劳的账号卡气冲云水,却很少有人知道,与一叶之秋并存为嘉世元老账号的其实是另一张卡,枪炮师沐雨橙风——正晃晃悠悠地挂在苏沐橙胸前。现而今,它的主人也即将手持账号卡为嘉世征战了。

“那,”吴雪峰抓抓脑袋,只得又笑了笑,“我再想想吧。”

吴雪峰当然没猜出苏沐橙的礼物是什么。仅仅半小时后,他就站在整个屋子正中央,右手边礼物盒子在蛋糕后堆起了一座小山。左右是自己最后一个赛季,老东家这个面子不能不给,这个生日可并不全是为自己过的。当下吴雪峰与叶修隔着不过四五米的距离,相顾无言,脑海里竟莫名浮起一天前陶轩单独跟他讲话的场景来。

“人们讲功成身退,说的其实就是有始有终。这个赛季的冠军,咱们是必然要拿下来给你饯行的。不说别的,两年来你为队里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也都想正式专给你庆祝一次。”陶轩就坐在他对面,却不看他,而是从巨大的落地窗望了出去,手里心不在焉地转着支印着嘉世队徽的合金书签。“再者说,一直以来叶秋他……不愿见媒体,大家都是知道的。这次……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说到底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吴雪峰点点头道:“这个老板不用担心,我有数的。”

陶轩闻言转头对他笑了笑,眼里一钩新月似的亮色说不清是万家灯火还是书签上暗沉的金属光泽。“何况,沐橙下赛季就要出道……是好事。也差不多是时候露露脸,走个过场了。”

“……哎。”叶修搔了搔头,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无其事地走进屋子,拍拍吴雪峰的肩,一脸坦荡:“早啊老吴,过着生日呢?”

整个休息室鸦雀无声。吴雪峰简直能看见陶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登时直觉有点不妙。苏沐橙就站在吴雪峰身后,似乎不安地动了动——吴雪峰心里叹了口气。见众人明显都不愿当这个出头鸟,一咬牙,只得硬着头皮严肃道:“两袖清风,罪加一等。麻匪巡山,缴大洋的不杀了啊。”

他心里清楚,陶轩既然想借他这个生日做文章,准备肯定是不差的。吴雪峰不知道陶轩和叶修之间的交接出了什么问题,但眼见叶修一副恍然大悟却岿然不动的神情,不由得也有点毛了。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叶修伸手从衣袋里掏出张账号卡放在吴雪峰手里,严肃道:“拿好。昨晚跟老韩怼了一个通宵的成果,可都在你手上了。老吴,大家都是成年人,咱们用boss说话。”

“……”吴雪峰偷空看了眼陶轩,后者脸上简直黑气弥漫,每一根汗毛都咆哮着生无可恋。吴雪峰一瞬间对陶轩心悦诚服:要不怎么是老板呢。搁自己,管他休息室人多口杂济济一堂,八成已经哭出来了。

突然吴雪峰感到身后一松,似乎已经有人抽身离开。罢罢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吴雪峰心一横,大马金刀地把卡往桌子上一拍:“礼单呢?报上来。”

一屋子人的目瞪口呆里,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出根烟夹在手里,正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四处摸索打火机:“蓝晶骑士满贯,只蓝白晶就爆了两块。”

“两块?!”四周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吴雪峰瞬间就把陶轩忘到脑后去了,啧啧称奇:“也是从霸图手下抢boss不容易,精诚所至,精诚所至。光辉晶钢也出了?”

“出了。”叶修剪短地说,在一片惊叹声中补充道:“稍后又刷了落日猎人。被老韩拖了不少时间,到场皇风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就给郭明宇打了个工,爆掉方士谦换了个材料。”

吴雪峰已经要跳起来了。“落……落日猎人……”

“余晖腰带。”叶修终于摸出了打火机,心满意足地点了根烟,长长出了口气。“你的天海长明能做属性了。”

吴雪峰觉得,那一刻叶修头顶是有圣光的。他分明看见荣耀女神正透过叶修因熬夜而略显虚浮的脸向自己微笑。

众人注意力也纷纷被吸引过去,几名训练营新人甚至已经开始小声讨论50级野图boss材料的爆率问题,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瞬间升温,现场一片欢腾。吴雪峰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努力克制住立刻冲出去把卡交给技术部的冲动,不期余光一扫,整个人顿时冷静了下来。

陶轩脸色铁青,独自站在人群之外,整个人宛如一头盛怒之下、随时会从鼻子里喷出滚滚浓烟的阿斯卡巨龙。

吴雪峰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仿佛不经意侧身挡住陶轩的目光,急忙贴近叶修耳朵小声问:“怎么回事?!”

“我的错。”叶修说。

“谁问你谁的错了?!”吴雪峰恨不得一拳砸在叶修平静的脸上。皇帝不急太监急,合着说好的革命友谊就他自己热脸贴个冷臀部?

“沐橙呢?”叶修不答,却向他身后四处张望。

吴雪峰气得七窍生烟。

“刚才还在这儿……出去了?”叶修还在自言自语。“老吴你手机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

“打你个头!”吴雪峰恶狠狠道:“我知道你不用微博,告诉你前两天季冷生日,人老板一声没吭,可是韩文清亲自组织的聚会!微博转疯了,连电竞周刊都点名称赞霸图张弛有度。陶轩十有八九是看霸图眼红,你本来就不透露个人信息,再不注意……”

话没说完,吴雪峰自己突然愣住了。再不注意……再不注意什么呢?绝不透露任何个人信息,这是嘉世众所周知的、叶修唯一的底线。陶轩的野心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陶轩计划受挫还能控制得住怒气,明天呢?后天呢?一味退让,能替嘉世换来长久的和平吗?

“……”吴雪峰终于还是沉重地叹了口气。他瞥了陶轩一眼,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苏沐橙的号码:“反正我打完这个赛季也就退役了,你们俩的恩怨,你自己看着办吧。沐橙……我打个电话看看。”

“咦,雪峰哥你们找我啊?”苏沐橙的声音突然从旁边插进来。吴雪峰和叶修猝不及防,双双吓了一跳。

“怎么越来越神出鬼没了。”叶修掐掉烟,回头无奈地看着不知道从哪儿钻过来的苏沐橙。

“你们聊得认真嘛。”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凑过来看吴雪峰的手机屏幕。

吴雪峰突然感觉苏沐橙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扯了扯他的袖子。他诧异地低头,看见苏沐橙悄无声息地将方才给他看过的那只盒子塞进了叶修的卫衣口袋里,又扯了扯叶修,而后向陶轩的方向眨了眨眼。

吴雪峰讶然。他抬起头,看见了叶修眼里跟自己一模一样、始料未及的错愕神色。

郭明宇啧的一声。“那这必须不能算是叶秋送的——我就说,他哪能那么有心。”

“……不能这么说。”吴雪峰想了想,觉得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替叶修辩护一下。“叶秋也是圈里排得上的仗义,心不在这上而已。他八成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

“噢。”郭明宇似乎很了然地叹了口气。“那你觉得苏妹子怎么样?”

“……卧槽??!”

郭明宇用一种洞穿世事勘破红尘的深沉眼光看着他:“别告诉我你们整个嘉世都没发现你们队里恰好有个遍观联盟颜值最高的妹子。方世镜会哭的。”

吴雪峰本能地想反唇相讥,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郭明宇低头叹了口气,凑过来拍拍吴雪峰肩膀。“了然,了然。老吴啊你也别泄气,虽说僧多粥少,不还近水楼台嘛。”

“你行了你。”吴雪峰终于能找到自己的声音,抬手拍开郭明宇的爪子。“你是不是禽兽。沐橙才多点大?”

“得了吧。”郭明宇嗤之以鼻。“你才比苏妹子大多少。也就是电竞职业圈太苛刻年龄而已——十年之后,你再说这个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叮——”

吴雪峰放下风衣袖子遮住手串,又调整了一遍其实已经十分工整的衣领,跨出电梯。

干。神棍是对的。

尚且不足十年。

你不知道为了你我吃过多少两眼不一样大的娃娃头雪糕。

你不知道我把你的亚克力站牌拆开夹在化妆棉盒子里带回家有多小心翼翼。

你不知道我开始酷爱各种绿色的东西:绿色的裙子,绿色的马克杯,绿色赛车和绿色的耳机。

你不知道我,没关系。

你生日的这天我幸福得简直要炸开。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我愿在你脚下山呼万岁,奉你为王。

王。杰。希。

【吐槽】黄金盛典

方锐第一次听说江波涛此人,是在第六赛季初、对方还效力于贺武的时候。

那时候周泽楷刚刚从张益玮手里接过轮回——在磕磕绊绊地撞了一个季度新人墙后,荒火与碎霜终于吞吐出火舌,甫一撞破牢笼便烧红了略显疲软的第六赛季。一时间枪王的东风席卷联盟,整个华东赛区烽火连天,半江瑟瑟半江红。

而方锐与周泽楷是同期生。说起来其实五期在整个联盟中都是个相当诡异的群体:周泽楷那个枪术当体术用的神枪首当其冲;其后方锐本人的猥琐流气功师、自古一击幸运E的李迅也是相当旗帜鲜明;搞得嘉世风浪不宁的刘皓,还有吴羽策,一个霸道刚猛的……鬼剑士。

同期生之间一般感情都不错,不过说到底在最开始大家都不熟的时候,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就是事儿妈为王。而作为个中翘楚,方锐更秉持着有条件要浪,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浪的宗旨,立志在五期中将呼啸精神发扬光大。

于是纵观五期。同在长三角,离呼啸最近的是谁呢?是周泽楷。

而周泽楷的嘴炮能力如何,大家心照不宣。

方锐心里苦。找盟友这种事儿讲究个一衣带水,大家唇亡齿寒,这才好培养革命友谊。他从来就不是个能消停的主儿,但身边这位一来咖比他大,二来在垃圾话这方面简直全方位无死角地刀枪不入,此情此景方锐真是一头一脸血地团团转,然而狗咬刺猬无从下口。转而想把魔爪往H市那边拐个弯吧,却没来由地直觉嘉世队里隐隐透着一股子不对劲,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最终也只好作罢。于是方锐憋着一肚子咋呼无处发泄,到最后也只得委委屈屈地全倒到老好人林敬言身上。

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持续了一年之久。方锐本以为自己把持五期群话语权的大业已彻底破产,直到有一天,万年晒图党周泽楷破天荒地发了条超过20字的朋友圈,方锐捧着手机简直要热泪盈眶,深深觉得已重新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生日快乐,代表轮回送的生日祝福,祝天天开心,心想事成,给江波涛”

配图是张群魔乱舞的轮回全员合影。方锐选择性忽视了句子主谓宾几乎全缺一遍的硬伤,在看见自己无限宏图缓缓展开的同时记住了这个名字很有特点且生日在光棍节的贺武新人。

虽然很明显马上就是轮回的了。

“呦,一个星座的呀,壮哉我黄金大天蝎。”方锐看着那个颇有点黑色幽默色彩的日期,磨了磨牙,决定若有缘相见,一定要对这个新人好一点儿。

然后在第一场碰上江波涛的单人赛里率先打招呼:

“你是五行缺水吧?”

在六期新人江波涛心平气和的笑容里吃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张黄牌。

这也算人身攻击。方锐忧伤得牙痒痒,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腔悲愤,热血上头,操纵鬼迷神疑一个箭步冲出刷新点,然后在一丛灌木后蹑手蹑脚地蹲了下来。

那场比赛的结果方锐其实已经记不太清了。此后与江波涛断断续续又有过数次交手,从呼啸到兴欣,双方互有胜负。而他本人与江波涛的关系,其实说不上好坏——全联盟两百来号职业选手,他方锐又不是神,有那么多精力挨个问候一遍,比赛还打不打了。

于是在方锐来说,论熟悉,江波涛不如周泽楷;论性格,江波涛也不是他偏好的那种人。也因此,虽然两个人精都是副队,出道时间相近且地理上相去无几,一直以来也都没什么交集。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方锐是清楚的:江波涛虽不在公认的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内,然而仅对轮回而言,他所起到的战略作用却决不在四者的任何一人之下。玩战术的心都脏,江波涛绝没有他看起来那么甜。

有些时候,电竞之家的评论员其实没那么不可理喻,比如当初兴欣爆掉嘉世挺进季后赛时自称兴欣脑残粉的那个茶小夏;有些选手,其实也没那么反感评论员程度不一的外行,比如后来在叶修与魏琛这两名创世老妖中混得如鱼得水的猥琐方。方锐知道有些选手有比较严重的点评洁癖,但他自己明显不是这类人。其实不止各家评论,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连蛮不讲理袒护自家的粉丝骂战也相当精彩——毕竟行行出状元,荣耀这么大,一家自有一家甜。

……但不得不说某些时候,情况还是有几率超出他脑洞承受范围的。

比如所谓——“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

方锐实在是没忍住,一口椰子汁喷在了对面林敬言身上,连忙手忙脚乱地给他递面巾纸,自己呛得直咳嗽。林敬言吓了一跳,没接纸,却是直接脱掉了还在往下滴水的外套,隔着餐桌探身过去拍方锐的背:“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事看见一篇特别真诚的文章。”大庭广众的,方锐有点尴尬地吭哧吭哧往外控水,一边拍了拍茶小夏那篇夏季转会简评:“评论小哥太猛了。”

“你说谁?”林敬言纳闷,腾出手拉过杂志扫了一遍就笑了。“你怎么还这么较真呢。不过这篇……写得还挺中肯吧?”

“说江波涛是借了周泽楷的东风。”方锐抽纸擦了擦手。他那张黄牌就是道坎儿,哪怕不在意,也没多容易就忘了。甫一出道便给了自己这个猥琐流前辈一张黄牌的新人,心理素质简直强横得可怕。联盟里又有哪号人轻视过他了?

林敬言实在是太熟悉方锐了,看他皱着脸就知道正回忆的是哪段不愉快。当下却也不点破,只帮他倒了杯温水漱口,就事论事道:“单论人气的话,这个评论也不能说错。”

方锐含了口水心不在焉地望着林敬言身后的海平线,却没说话。

林敬言了解他,反过来他也一样了解林敬言。

从蓝雨训练营的转型新人到第一盗贼,方锐可以说是林敬言一手带起来的;而同时,林敬言的努力也全都一丝不差地落在他眼里。方锐一直很清楚,他这位亦师亦友的前辈从来就不是什么天才——不像叶修,不像王杰希,不像黄少天,甚至不像喻文州——他的才能在任一方面都不足以突出得令他鹤立鸡群,能走到第一流氓这步完全是努力大于天分;也正因如此,对职业圈内的一般起落交替,他比寻常选手要敏感得多。方锐目光在海平线上游离,脑子转得飞快。毕竟赶着夏休的机会来Q市蹭老林一顿海鲜叙旧,他并不想自己这番到访给林敬言留下什么不愉快的回忆。

而林敬言仿佛对他的想法了然于心,轻飘飘地就把话说开了。

“江波涛的确是综合素质过硬的一位选手,但人气跟能力有时候不是成正比的。”

方锐心里陡然跟蛰了一下似的。

他乘夏休来看林敬言,仅仅就是为了叙旧?

方锐对自己从来都很坦诚,但有些话之所以说不出去,偶尔是因为它不能说;而更多时候,是说了也于事无补。

比如呼啸队内的矛盾,比如同样面临阵容交替的烟雨,比如令楚云秀心力交瘁却无计可施的姐妹花。

方锐感觉自己那层自林敬言走后就结起来的茧突然裂开了一条缝。他已经能独当一面,因此把自己的难处叠巴叠巴藏起来,鸡飞狗跳地跑来报喜不报忧,希望林敬言过得好。但他忘了自己刚入队时曾被林敬言戳破过多少心事、大大小小起过多少次冲突、跟队长抱着果汁倾吐过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男子汉的委屈。

他在林敬言面前哪里藏得住事。

“胜利跟竞技价值也不是一回事。”方锐发现自己把这句话说出来时已经晚了。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温和道:“但选手本人在意什么,就又是另一码事了。”

“方锐你看,”林敬言收回手,透过平光镜和和气气地望着他。“我们都知道江波涛是聪明人,他清楚自己的能力,知道每个人要什么,也摆得正自己的定位。谁都有自己的想法,这种事冷暖自知。”

方锐没说话。透过江波涛他能看见他自己。

世人皆知周泽楷是当今联盟最大的一棵摇钱树,而素有“一人战队”之称的轮回,哪怕有全明星江波涛、吕泊远及杜明等后起之秀在,枪王的地位依旧不可动摇。这之中里里外外,究竟是竞技成分还是商业成分更多一点,没几个人说得清。而江波涛与周泽楷,就在这种先天不对等的情况下站在同一个赛场上。作为联盟中首屈一指的魔剑士,江波涛的个人能力无需质疑;但在人气上,他究竟有没有借周泽楷的力?轮回夺冠高歌猛进的强势又为他加分多少?

呼啸的犯罪组合从第五赛季方锐出道起推出,到方锐凭鬼迷神疑封神后享誉联盟。然而耐人寻味的是最呼啸似乎离最佳组合始终遥遥无期。自第四赛季苏沐橙出道后,历年最佳组合都无可争议地被嘉世收入囊中,“炮飞矛”的打法也由此成为职业组合经久不衰的典范之一。叶修与苏沐橙之后,几近一半的票数削弱下跟着虚空双鬼,此后蓝雨的剑与诅咒、霸图的铁血二人组也都榜上有名;哪怕消失已久的繁花血景,都依然有着坚挺的一批粉丝。平心而论,这的确是个战略意义上的双核时代。在这种1+1>2的大背景下,独木难支,轮回已引入了江波涛,而至今仍一肩挑的微草最终也必将妥协。

而此外,搭档与战略双核其实也并不是一回事。李轩、喻文州与张新杰都偏向于团队辅助,真正频繁联手出击的搭档在联盟里其实不多见。从这个角度讲,搭档,炮飞矛是,而剑与诅咒不是;双花是,而双鬼不是;呼啸是,而霸图不是。搭档并非王牌选手的组合。对这类评选而言,冠军数是一个强力制约;而对呼啸来讲,真正伤筋动骨的其实是方锐与林敬言在新旧交接上的脱节。

唐三打如日中天时,是孤军奋战;而时至方锐的鼎盛时期,林敬言已状态下滑。这直接导致了方锐与林敬言的人气一直保持在一个参差不齐的程度,始终无法使犯罪组合所受的关注最大化。谁拖谁的后腿而谁又借谁的东风,这是个从一开始就不会消亡但注定不会有答案、也不会被真正相互尊重的选手所乐于正视的问题。

很多时候粉丝其实是种符号——关于非理性下的行为倾向、个人在群体中的选择偏好与舆论引导下的思维模式。有时候粉丝可以让人觉得騲这辈子值了;有时候也能风水轮换,乍然间千夫所指横眉倒戈。理性在群体中的表现要远比群体中个人之和来的薄弱,作为职业选手,更是早要有这种觉悟。而江波涛……

其实正如林敬言所说,他是个聪明人。

方锐想,那就别管那么多了呗?在意就怼,不在意就撤。一切的根源是荣耀,而他作为电竞职业选手,没理由不能快意恩仇。固然这是工作,但工作的前身是热情。

反正他玩荣耀,他高兴;成为职业选手,很高兴;能碰见林敬言,十分高兴;放弃气功师改玩盗贼,依旧高兴;鬼迷神疑封神,特别的高兴。

因为我能,而且我爱。

时间停不下来。这个联盟只会日渐风起云涌,不断崛起的新生力量脚下的阶梯就是逐渐老去的纪念碑。他注视着山谷,而山谷也在等着他。终有一天方锐也会离开呼啸或者离开这个联盟,而他坚信那时林敬言身边依然会有一个打着方字标签的空位置,一直期待,也等待了很久。

“此乃身外之物!”方锐砰的一拍桌子,豪情万丈道:“老林,满上,走一个!”

然后满满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椰子汁。

“敬猥琐流。”林敬言笑着跟他碰了一下。

“千秋万代,一统江湖。”方锐认真地一饮而尽。

林敬言笑眯眯地望着他。

有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他想。唉,方锐这小子,就是走到哪里都有让人全天晒太阳的本事。这真好。

而方锐,则在第十赛季总决赛的比赛席里突然又想起了Q市那家新鲜的海产餐厅。

正是载入的初阶段,他抬起海无量的视角,远远地能看见赛尔克城仓库中央高耸入云的焚化炉。风中隐约有不连续的枪声,大概是对面周泽楷在放松。方锐随意做了个鼠标的微操试图舒展高强度操作后略显紧张的右手,而后在看见团队指示的瞬间操作海无量飞奔出去——

总决赛的舞台那么令人兴奋又着迷,而他将要愉快地吹着口哨走下去的路,还有很长。